嫘犖| 網芞族| 虞艙| 笸⑻| 樂匽| 狦踩| 謘譴| 陔蔭| 蘋迕| 傖假| 忭栠| 呦栠| 挕霪| 伔陬| 鎖馨佴| 膘栠| 奻漆| 釓摩| 哏堈| 囟帣| 韓芣| 鰍栠| 鳹菟| 怢陲| 荻譴| す埻| 皊笣| 痔氈| 痔驉| 荻燮| 呦濩| 咑侂| 翔傑| 蚗腎| ン昹| ч絢| 猿瓮| 間ч| 貌歅| 譴盺| и赽碩| 肅悵| 桫ひ| 淜ざ| 拫鎮碩| 郩趙| ヮ昹| 赽酗| 蚗陔| 濼寥| 晷假| | ⑧控| 譴碩| 竣陲| 嬾攽| 嬝蔬庈| й藺| 呤挔| 鞠攫阨| 昄瓮| 嘉泬| 畛踢齊醫よ| 惘刓| 湮豻| 澈傑| 鎮韓| ч笣| 控魚| 挕盺| 簧刓| 陲伈絢| 拫妦| 糽啡| 湮倓| 該瓮| 蚗ь| 璩疏| 攪假| 湮壽| 隴洈| 桲模誠| 栠埻| 舷慇嫌衵秫綴よ| 艨裔| 鰍鍬| 鎮逌| 谹痔| 羲堈| 陳栠庈| 鎊璦ぞ| 欷埭| 還昹| 陲璨| 鞀繒| 皊倓| 俜爵| 猾⑧| 桻す| 栠昹| 韏刓| 啋蔬| 韓爵| 衼笢| | 貌喀| 毞澡| 鎊栠| 眽踢| 湮傑| 啥鏍| 韓詣| 蚽檢| | 潑崨| 還挕| 蚗爛| ⑻栠| 棇笣| 坒瞼| 眢瓮| 徆營| 幵陲| 檔洈| 鰍桫| 坒そ| 滇刓| 挕ь| 喟隴| 泬輿| 繩爵佴| 玶栠| 狟豪埶| 虧豪| 氈飲| 控假| 濘笣| 蚗撳| 詢す| 蚗假| 隅倓| 塋囥| 酗伈| 迶藷| ч啞蔬| 傑諳| 縛瓮| 仴綢絢| 蕅峈| 輩譴| | | 瞻昹| 拫擘| 繚Э| 膘栠| 酴坒| 泬栠| す秝| 膘す| 怢鰍瓮| 盻陲| 蟆埭| | 漆栠| 撈蘋| 踢痰刓| 儔刓| 鍾忭| 倓恅| 峎昹| 陝棐| 摩玵| ч捶| 嘟傑| 醫癒| 痑笣| ⑻栠| す眧| 蜚昹| 媼蟀瘋杻| 媼蟀瘋杻| 菮傑| 迖爵| | 恓炰| 假湛| 假嗣| 鰍噪| 黨ヱ| 桸堈| 椿| 陔鏍| 痔氈| 遘怢| 輩笢| 劓嗷| 哫哏| 呦譴| 懂梅| 都譴| ひ控| 嫘昹| 庄倓瓮| 壎隴| 菮傑| 酴旂| 豯謜| 痀瞻| 詢鍬| | 磁阨| 鍾惘| 邧蔬| 跦碩| 劼攝杻衵よ| 荻芞| 湮逋| 雛粔爵| 覆瓮| 嗣豐| 磁捶| レ刓| ч肣狤| 畸趙| 陝糧褪嫌цよ| 拵洈| ④啋| 陲昹綬| 狦碩| 傑嘐| 酗赽| 躂濫| 鰍漆淜| 控假| | 弮鰍| 艙す| 猿瓮| 邧啡| 控假| 蹕刓| 咡傑| 陲誠| 誥輿| 廗埬| 漯策| 豯謜| 膘綬| 呦笢| 虞鰍| 陝嶺囡衵よ| 痔乾| 笢觸| ひ傑| 伈瓮| 籵弮| 鎊栠| 勀譴| 憚躂騰| 挕荻| 湛笣| 禍刓| 嘐淜| 佷峎陬
首頁 > 文匯報 > 讀書人 > 正文

【書評】角田光代的月夜背後

2019-09-22

《幾千之夜,昨日之月》

作者:角田光代

譯者:林美琪

出版:青空

看角田光代的散文集《幾千之夜,昨日之月》,當中大量提及她的異國之旅,無論那是冷凝的個人在路上,又或是熱熱鬧鬧的眾樂樂式的紛擾之旅,都清楚感覺她敏銳的觸覺──有時無比清醒,有時故作糊塗,在不同的行程中,展示自己的包融模式,從而流露更貼地的生活實感。

那,很難不教人想起她筆下的「逃亡潮」──是的,她的小說中有不少女主人翁,都在希望從日常生活的藩籬中,打算逃逸出來,透過上路去重啟新生。好像《對岸的她》,家庭主婦小夜子為了逃避職場的紛擾而結婚,後來又受不了婚後的孤單而重新就業,而開朗積極的創業家葵表面上與小夜子一見如故,但她同樣與舊友分享過去的出走逃逸秘密。雖然只是在日本之內,但象徵意含的本質並沒有改變。當然,具體空間意義上的轉移,在角田光代的小說自然也不會陌生。《紙之月》中銀行職員梅澤梨花潛逃至泰國,還過了好一段日子的生活(電影版中則被大幅刪掉),那種在日本國內女性難以真正爭取到自由的聲息,仍然明顯可觸可感。作為一種對照的想像,異鄉又或是彼邦從來不缺,尤其置於社會規條重重深鎖的日本,何況從女性角度出發,就更加是順理成章的烏托邦寄託。

角田光代當然深明一切不過乃出發點,僅屬想像的玩意──正如上述提及的文本,《對岸的她》之所以吸引,是一種錯置的鏡象聯想,甚至是自己舉棋不定的反映而已。而《紙之月》中,其實無論在日本又或是海外,也沒有梨花的容身之所──前者的獨立自由,要透過非法手段去達至,即不扭曲自己及人性是可為的,那本身已是一大反諷;而後者的人身自由,不過是以流亡的形式維持,每天都要在左閃右避的處境中存活,想起也教人累透。簡言之,文本中的異國月夜,絕非心目中的渾圓美好。

對照起角田光代在《幾千之夜,昨日之月》中的隨筆,更清楚可見她「解魅化」的異國月亮詮釋──簡言之,在外國月亮分外圓的想像背後,現實的真相千變萬化,絕不可以黑白二分的視之為上路就有好事發生來敷衍了事。在《保護男人》提及摩洛哥的丹吉爾旅行時,在途上遇上一名斯文典雅的瑞典男人,角田光代以為有男生同行就一定不用擔心安全問題,結果在路上仍被醉漢纏繞,瑞典男人只懂在旁呆看,反而是她暗忖不妙,終於在大吵大鬧下趁途人圍觀,才得以乘亂逃去。現實是她反而湧起濃烈的母性,要全心全意保護眼前的男人,當到了飯店後才驚魂甫定,才醒覺到原來的設定不應如此──結果對男人晚上及翌日的邀約充耳不聞,在離開摩洛哥之前更不再見此男人。

另一令我看得開懷大笑的篇章是《吃到爆之夜》,話說角田光代受香港藝穗會邀請,參加一場朗讀會及演講活動,結果由接機的志工開始,到活動的所有一切,「盡是令人不安的事」(藝穗會真的應好好檢討)。而有趣的事只剩下吃方面,而且全是一眾日本女子編輯的「爆吃」自由行所致。「每次想起短暫的香港之旅,比起去工作,更多的是去吃到爆的記憶。當然,這樣才比較幸福。」委實是一矢中的之收結。

好了,我抽出兩個片段,旨在說明角田光代的貼地性──在她的隨筆中,我們不是沒有看到她出走於五湖四海的行蹤,然而在一般人的浪漫想像背後,主人翁更清晰自己的位置及所求。時而開懷飲食,時而在庶民中穿梭,場景空間是轉換了,但紛擾窘境從沒止息,問題永遠存在。此所以外國的月亮,並非她筆下的出走解脫憑依,而不過是另一階段及歷程,為人生抹上淡淡的月色,好繼續上路又或是享受無眠的一夜,如是而已。■文:湯禎兆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鰍捶庈 滄湛扦⑹ 攷項 痔醫嶺湛盺 鰍劓游 笢弊佸鬅漞鱉菴珨珧桵濂 檄蔬淜 倓癒模埶懈巹頗 筵僱Э淜
泭橖埶 傖輿蕾蝠Э 蟯埶乾忔 崝嫖繚昹諳 綬梆諒呇豪埶 泐鎮 渾硃淜 ほ揧繚坋瘍Э 藝洈
噙漆瓮 恅悝盺 湮笘觼部剞攜淜 禱僩韌 栦ひ 盡豪 佷埭繚晇辣陔爵 傑ぞ 韓抾碩 敆夥淜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